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C | 15th Mar 2006, 1:35 PM | 一般 | (509 Reads)
阿爾及爾之戰:如果炸彈能解決一切

 

2003年06月17日16:26:42 網易娛樂 楊彤

《阿爾及爾之戰》La Battaglia di Algeri
英文:The Battle of Algiers
義大利、阿爾及利亞 1965年
導演:吉洛·龐提柯沃Gillo Pontecorvo
主演:布拉希姆·哈吉亞奇Brahim Haggiag
片長:117分鐘
獲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FIPRESCI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編劇提名

  《阿爾及爾之戰》這部半紀錄片獲得了1966年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影片以阿爾及利亞爭取獨立為背景,講述了在阿爾及爾這座城市裏,地下運動組織——民族解放陣線同法國人的戰鬥。


  阿爾及利亞是法國的殖民地,二戰後開始試圖脫離法國的統治;如同發生在印度支那的故事一樣,法國人悲傷地發現,他們就像一個出了洋相的魔術師,本來只該變出一隻鴿子的,他們的帽子裏卻飛出了一窩鴿子,而他們完全無法控制事態的發展。如果說擁有“日不落”稱號的英國終於看到了太陽落山的話,那麼法國人的60年代幾乎就是進入了深夜。

  表面上,阿爾及利亞人仍然順從著法國人的統治,而民族解放陣線已經滲透到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更重要的是,他們得到了民眾的支持。一個叫阿裏的首領用一種嚴密的組織方式開展著他們針對法國人的暗殺行動,這個組織的每一個人只有一個上司和他發展的兩個下線,這樣,一旦某個鏈條出了問題,整個組織卻不會被根除,因為你只認識三個人,其他的人你都不認識。在行動中你會得到不認識的人暗中相助,他們會悄悄塞給你一支手槍或是一個炸彈。這個被法國人稱為“無限增長的蟲子”的組織讓佔領者吃夠了苦頭。員警被暗殺、酒館被炸,而法國人根本找不到兇手。因為他們就是那些纏著頭巾的女人,他們就是那些懵懂的孩子,他們就是那些本分的果農,他們都是,但他們又都不是,他們拿起槍就是戰士,放下槍就是平民。

  攝影機平靜地掃過每個血腥的場面,只有在急促的鼓點中我們可以預感到又一個暗殺和爆炸即將開始。影片貼著真實的場面速寫著、記錄著、切換著,這裏沒有主角,它更像是一個紀錄片,至少是半紀錄性的,只有法國方面的最高行政長官佈置如何捉拿阿裏的情節才顯得像一部故事片。

  特別是在幾個爆炸的場面上,導演的功力顯得爐火純青。有三個預謀的爆炸案,三個女人從容地通過了法國人的檢查站,然後分別在兩個酒吧和一個機場就位。在酒吧裏,人們正在隨著音樂起舞,沒有死亡來臨的先兆,女人平靜地將藏有炸彈的包移到桌下、移到吧台邊。周圍,是正在吃冰激淩的孩子的臉,是正在說著情話的男女的笑聲,是好色男人曖昧的眼光和挑逗的神情。我們能感受到一種希區柯克式的懸念,但是那裏至少有Last minutes rescue,或是007中邦德的出現。這裏沒有。炸彈響了,生命粗暴的結束。街對面另一個酒吧的人們沖了出來,也許是習慣了這樣的慘案,他們說了句:“我們還是回去繼續跳舞吧。”旋有轉身回去,未幾,在另一聲巨響中,他們也跟隨著前一波人搭乘最新的衝擊波去了天堂。

  導演不喜歡用長鏡頭來停留觀眾的注意力,總是在你想回味某個場面的時候,他不由分說地就切到另一個場景中;同樣,他也反對用快速地剪切來加快整個事件的進程,這使我們至少在中途可以去上一趟廁所。

  阿裏的藏身之處被發現,他拒不投降,法國人下令炸掉那個地方。在外面圍攏的人群裏,分明是妻子的淚水,分明是母親的絕望。阿裏死了。法國人得到了兩年多的平靜。然而就像一個註定要獨立的人一樣,沒有了阿裏,但決不等於沒有了情緒的繼承者,1962年,阿爾及利亞人再次掀起了波瀾,實拍把我們直接領到現場,去見證磚頭、石塊、坦克、子彈、硝煙、鮮血和淚水。

  阿爾及利亞人最終勝利了。邱吉爾曾宣稱殖民地的人民尚未成熟到可以自己管理自己的地步,因此拒絕承認民族國家的獨立是進步的潮流,他認為,這只會導致更多的衝突、流血、貧窮。半個世紀就快過去,我們無奈地發現,邱吉爾的觀點至少不是錯的,有幾個殖民地能像香港那樣的幸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