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C | 18th Mar 2006, 8:38 PM | 一般 | (1595 Reads)

2005年05月21日12:37

  《生活在清朝的人們》

  作者:馮爾康

  中華書局

  2005年1月出版

  取名是一種文化現象,表現人們對自身生存與發展的願望。歷史上不同民族有其各不相同的命名習慣,反映著民族文化特征。17世紀的中國滿洲人,從居住於東北一隅,到穩固地統治全中國,民族地位發生了巨大變化,族人的起名也同時產生變異。

  人們的名字是在初生或童稚時期,由家長起定,所選擇的文字,蘊含了家長的期望。17世紀滿人為子孫起的名字有多種含義,茲縷列於次。

  以動物命名貝

  勒杜度(Dudu,1597~1624),名字意思是斑雀﹔鎮國公哈爾薩(Harsa,1605~1651),名字字義是蜜鼠﹔攝政王多爾袞(Dorgon,1612~1650),名字意思是獾。

  這些是直接以動物命名。還有以動物體中的一個部位起名的,如貝子博和托(Bohoto,1610~1648),名字意思是駝峰。

  以屬相命名

   中國古人以12個動物配十二地支,成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午馬、未羊、申猴、酉雞、戌狗、亥豬十二生肖,每年一個屬相,共十二屬,循環 使用。17世紀滿人有用屬相取名的習慣,如輔國公固爾瑪渾(Gulmahun,1615~1681),名字意思是兔子,但固爾瑪渾這個名字的得來並非崇拜 動物,而是來自屬相,他出生的1615年是兔年。17世紀有兩個滿人叫尼滿(Niman),一個是子爵,另一位是戰死疆場的前鋒官,名字的意思是山羊,因 為他們是屬羊的。

  以礦物命名

  三等公諾敏(Nomin,1682年襲爵),名字意義是鉛礦石。

  以山河命名

  男爵噶爾漢(Gargan,1657年襲爵),名字是河汊子的意思。以用物命名人們的用物種類繁多,被滿人用以為子孫起名的不少,如:

  親王博洛(Boro,1613~1652),名字的本意是涼帽。

  貝勒阿敏(Amin,1586~1640),名字字義是后鞍橋。

  內大臣鄂碩(Oo,?~1657),取名的原意是“駕鷹的三指皮巴掌”。

  額駙蘇納(Suna,17世紀上半葉),名字本意是“牽狗的皮條”。

  大學士馬齊(Maci,1651~1738),名字字義是“拴鞦的鐵鉤子”。

  以數目字命名

  當嬰兒出生時,以其父祖年齡數目字為之起名。如輕車都尉那丹珠(Nadanju,1712年襲職),名字意思是七十,可能是於其父內大臣碩岱(1629~1712)70歲時出生的。

  以排行命名

  以嬰兒是父親的第幾個兒子來起名,如老五叫孫查齊。或不嚴格論排行,以出生早晚來定名,如清太祖的第十二子、英親王阿濟格(Ajige,1605~1651),名字是小兒子的意思,一等侯費揚古(Fiyanggu)名意同於阿濟格。

  用體形特征、身體的某一部位命名

  以皮膚黧黑而起名,如穎親王薩哈璘(Sahaliyan,1604~1636),又如鑾儀衛冠軍使薩哈連(Sahaliyan)。用紅眼邊、爛眼皮作名字,如貝子傅喇塔(Fulata,1622~1676)。

  因小時愛尿炕,起名尿炕孩子,如參領席特庫(Siteku,1634年參加對明朝作戰)。

  因長得細高起名,如男爵噶達渾(Cadahun,?~1657)。用大腿作名字,如輔政大臣蘇克薩哈(Suksaha,?~1667)。

  以胎起名,如豫親王多鐸(Dodo,1617~1649)。用上牙磕下牙起名,如額駙何和哩(Heheri,1561~1624)。

  因相貌或作風像漢人而起名叫漢人,或叫蠻子相,如敬謹親王尼堪(Nikan,1610~1652),又如理藩院尚書尼堪(Nikan,1595~1660)。

  用反映好品格的字義命名

  如協辦大學士阿克敦(Akdun,1685~1756),名字字義是堅固、信實。

   這種寓意取名,在傳說中的“三仙女”的名字中表現尤為突出。大姐恩古倫(Enggulen),名字意思是恪守綱常、純正無邪的女子﹔二姐正古倫 (Jenggulen),名意是篤守貞操、純正無瑕的女子﹔三妹佛庫倫(fekulen),即神話中誕育滿洲先祖的仙女,她的名字意思是愛好新奇的天真女 子。

  以吉祥字樣命名

  家長希望子孫有幸福美滿的生活,選擇吉祥文字給他們起名,以博取好兆頭。如貝子薩貝 (Sabi,1628~1655),名意為祥、吉祥。右衛先鋒眾神保(?~1696),取名用意是希望諸位神靈保佑他。簡親王神保住(1716年受封奉國 將軍),名意是祈求神仙保護他成長。領侍衛內大臣訥親(Necin,?~1749),名意為平安、平坦。

  在吉祥文字命名中,也有從文 字表面看不出祝福的意思,但實際上包含著祝願的成分。如貝勒岳托(Yoto,1599~1639),名字字義是呆子、傻公子,實際上不是說名字的主人是傻 子,而是世俗以為傻子好養活,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孩子健康成長。輔政大臣索尼(Suweni,1601~1667),名字的本意是“你們的”,引申講這個 孩子是百家子弟,也是取其好養活、不會夭亡之意。

  其他

  兩江總督噶禮(?~1714),名字的意思是“讓他拿來”。

   前述17世紀滿人命名中借用動物、礦物、屬相、山河等的名稱,反映出那時滿人對大自然的認識及與自然物的關系。人們和大自然共存,接受它提供的豐富生活 資源,也承受它時而帶來的災害,對它既感謝又敬畏,於是在對自然界還缺乏科學認識的情況下,特別是在以採集業、狩獵業為主要生活來源的情況下,人們普遍存 在著崇拜自然的觀念。到農業社會,也還是靠天吃飯,同樣盛行自然崇拜。16、17世紀之交,滿族先進地區的生產方式已從漁獵過渡到農業,但人們自然崇拜的 觀念變化不大。動物、礦物、屬相、山川是身邊事物,對它們有所了解,用它們的名稱作孩子的名字很方便,適合於當時人的知識水平,更重要的是用那些名稱寄托 了對孩子的願望,即希望子孫能像動物那樣茁壯靈巧,生生不息﹔能像礦物、山河那樣堅實雄偉。至於人和動物同名,今天看來似乎不雅,但17世紀的滿人並沒有 這個概念,他們的那些名字,正是自然崇拜的表現。

  不忘祖宗的命名

  滿人以父祖的年齡給新生嬰兒命名及用排行取名, 是用名字紀念父祖,使孩子長大之后知道父祖養育的恩德,能夠孝敬長上,永遠不忘祖宗,這是祖先崇拜的表現。吉祥名字的選取,雖然出現得很早,但普遍性遠不 及前述的自然物多。到17世紀末,這一特征開始發展起來,其標志就是康熙皇帝(1654~1722)於17世紀80年代給兒子們命名採取了漢字規范性做 法,即每人的名字取兩個漢字,其中一個字為諸子所共用——排行字,就是“胤”字,另一個字也有一個共同的偏旁,是“示”字,“胤”字字義是繼、嗣,取這個 字表示子孫相承續。“示”字與其他字搭配成許多字,各有其義,如廢太子名胤礽(1674~1724),礽是有福的意思。第十四子胤禎 (1688~1755),禎是吉祥的含義。第七子胤?(1680~1730)的?字是神相助、天保佑的意思。第四子胤禛(雍正皇帝,1678~1735) 的禛字是真誠受福的意思。康熙帝給諸子起名,希望他們吉祥有福,世代相傳。康熙帝又給孫子輩起名,排行字取“弘”字,是廣大、擴充的意思。皇家起名的改 變,標志著滿人起名用意方向性的重大變化,特別是在社會上層人士當中,17世紀末期以后,人們命名日益重視吉祥幸福、品格修養和字義文雅方面,而反映自然 崇拜觀念的名字逐漸減少。

  17世紀滿人名字比較簡單,隻有一個通稱,不像漢人,在大名之外,還有表字、別號、室名等等稱謂以表示風雅,便利別人稱呼和自稱。17世紀中葉以后,個別滿洲文人學習漢人,另起字、號。不過這一現象尚少,到18世紀以后才多起來。

   滿人的名字原來當然是讀滿音、寫滿文。隨著滿人政權在中原的建立,做官的人要把名字寫成漢字,即根據滿語寫出對音的漢字,所取的文字,隻要音對,一般不 考慮漢字的字義好壞。極少數人選取含義好的字詞或同漢人姓名相近的字,於是出現滿人名字與漢人姓名相似的情況。迨至18世紀,乾隆皇帝擔心滿人在姓名方面 被漢人同化而加以干涉。

  滿人名字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名與姓不連稱,一般隻用名,不提姓氏。如說到固爾瑪渾,並不提起他的愛新覺羅姓氏。馬齊姓富察氏,他自稱以及別人稱呼他時不需要提富察氏,徑呼馬齊即可。

  對於17世紀滿族人的命名,可以歸結為以下三點:

  首先,滿人取名常常表現出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的觀念,而且有很大的隨意性,尤其是在以用物命名方面。16、17世紀之交是滿文草創時期,字數無多,限制了起名的應用,那時滿族文化發展水平不高,決定了起名的原始性和簡單性。

  其次,滿人的命名隨社會的發展迅速變化,由自然崇拜命意向多方面發展,特別是向塑造品格、表示祈福、吉祥願望的方向發展。這是17世紀中葉開始大量接觸漢文化並受其影響,亦逐漸用到命名方面,反映了滿族文化的發展。

   再次,滿人命名的變化,有深刻的社會原因。滿族貴族對漢文化的普遍接受,影響到其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如在政治上採取了漢族傳統的君主專制制度,在教育 和選拔官吏上繼承了漢人的科舉制,在思想方面確定了以儒家思想為官方哲學,在命名方面,滿人從漢人的命名觀念裡,學習到賦予名字以深刻的社會含義,改變了 舊日的簡單命名狀況。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各民族之間的文化交流具有促進社會發展、進步的作用。